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赛客的无码世界

不正经,也不假正经。

 
 
 

日志

 
 

盛宴·艺术·大庙会  

2011-11-09 10:43:36|  分类: 录稿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盛宴·艺术·大庙会

马赛客

 

不知道9月份的什么时间,开始,成都的大街上挂满了成都双年展的海报,说929日展览开幕。

开幕的那天,我没去,第二天没去,第三天没去,国庆大假完了我还是没去——双年展离我住的地方不到500米。不过后来我自然还是去了,因为我听说,这次双年展是一场艺术的盛宴。浅薄的人大概就是这样,说艺术时充耳不闻,说到吃就来精神了——说到这里我突然理解为什么那么多文案喜欢用“盛宴”这个词儿了。

我前后两次在工作日花了6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在展馆里,看展览,看看展览的人,看看看展览的人的人。展品本身是一幅作品,看展览的人和展品和在一起是一幅作品,看看展览的人的人和看展览的人再加上展品,又会是一副作品,各有生趣。

看展览的人大多端着相机,拍展品,拍自己,拍展品和自己。有时为了选一个角度或者干净的背景,他们会上前去示意影响他们取景的人避让。

在朱小杰的作品《供桌与供龛》前,一群兴奋的年轻人正热议着什么,他们挨个走近,用手抚摸一下,或者拍两掌,试试手感。其中一位蹲着准马步,拿右手比划了一下,说想起了武侠电影里面的情节。作品边上贴有非常显眼的警示:请勿触摸。这种警示标签在建筑展做得更认真一些。除了展品的右下方的警示,工作人员还重新用A4纸打印了大大的“禁止触摸”“禁止摇晃”字样,粘贴在最显眼的位置。

其实每一位参观者都是领券参观的,领票时志愿者会作“不要触摸展品”“不要使用闪光灯”之类的提示,参观券背面的参观须知第四条也写得很清楚:禁止触摸展品。不过我还是看见建筑展里面有的模型被掰坏了。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在我第二次去看艺术展时,展品前方一米处都拉起了警戒线。

在看马可的作品《吾土吾民》时,有几位有点年纪的太太大嗓门地议论着,这不可能是现在的东西,绝对不可能。离开的时候,他们说,早晓得这些东西还可以卖钱,当时应该让谁谁谁把这些都留下来。展品是马可收集的甘肃渭县马营镇和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等地的一些农民穿过的破破烂烂的粘着泥土气息的衣物,每一件衣服边上都有一个简短的人物故事。这些代表着劳苦和艰难的衣物跟一尘不染的展馆有一种灼目的对比。

曾经有双年展的话事人说他们希望双年展能吸引上至官员,下至百姓的兴趣。我想他们做到了。从媒体的全面报道到市民络绎不绝的参观看,在关注度上已经是盛宴级别了。不过多少人在看艺术,多少人又在看庙会,得问万能的统计局。

在建筑展的一面留言墙上,贴满了写满参观者各种祈愿和祝福的便签纸,有希望过四级的,有希望不挂科的,有希望成功减肥的,有要上厦大的,有“到此一游”的,还有找男友并留下电话的,贴成一个大大的“心”字。让我想起上半年去丹景山时看到的求观音祈愿的红布巾,不过那上面更多关于挣钱千千万的祈愿。

而在工业博物馆看建筑展时一位老先生带着太太,问入口处负责登记的志愿者“这个东西为什么叫双年展”,两个志愿者抱歉地摇头说,这个,我们也不大清楚。

老实说,双年展这样的前卫艺术(有时候不一定他们做到了)要走入寻常巷陌,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就好比他们在彼岸,寻常巷陌在此岸,双年展则是那座通往彼岸的桥。不过更多的人,也许只是在桥上看看风景,就打道回府了。

 

201111月号《门里》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