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赛客的无码世界

不正经,也不假正经。

 
 
 

日志

 
 

喇叭的隐喻  

2011-12-30 10:42:27|  分类: 录稿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喇叭的隐喻

马赛客

 

直到去中心校上小学,我才开始有机会频繁地近距离看到汽车,我说的频繁是大概每天一两次,近距离是大概三两米的距离。当时我并没什么机会坐车,只能远观不能亵玩,深以为憾,不过汽车的喇叭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我所说的汽车是一辆19人座的客车,我们叫班车。从乡里载客进县城,再从县城载客载物回乡(后来我坐过的最拥挤的一趟载了41人)。每天早晨五点左右,班车的喇叭都会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黎明前的黑暗中长鸣,随后是马路上杂遝的脚步声和呼朋引伴的嘈杂声,像一把把便携式的榔头,敲击着附近每一个人的睡梦。这种混搭的声响可长可短,因为乡下人没什么时间概念。离开前班车还会像下结论一样长啸几声,宣布新的一天开始,也宣布迟到的人今日无缘进城(就那么一趟车)。每天下午五六点,学校外面的峡谷都会传来悠长的汽车喇叭声,从隐约可以听见到近在咫尺,喇叭长响不止。

后来看到邮差题材的电影我常常想起小学时班车返程的画面,比如刘烨的《那山,那人,那狗》,或者凯文·科斯特纳的《邮差》。那是一个奇怪的联想,又似乎是一个合理的想象。

总之那时班车的喇叭在我的想象世界中充满了神圣感,搞得后来终于逮到机会时,我一边想象着自己站在高处引吭长啸(真那么做一定会被人踢屁股),一边爬上驾驶员的座椅长摁了两回喇叭。那种感觉很像干群大会上将要发表重要讲话的领导人开口前“咳咳”地清两下嗓子。

等到进城后,我开始有机会见到更多的汽车,听到更多的喇叭,才发现各种人摁起各种喇叭来真是姿态各异气象万千。有的人启动汽车时喜欢很有气势地轰一阵油门,开动前先摁两下喇叭,我的理解,用意跟领导人开口前“咳咳”的两声还是很近似;有的人在看见前面有行人时会大老远地一直摁喇叭,尽管行人并不碍着行车;有的人在路上碰到谨小慎微的新手会在后面急促地摁喇叭,但是并不着急超越,所以喇叭听起来充满了傲慢、鄙夷、调戏等多种元素;有的人则在赶上堵车时不停地摁喇叭,虽然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前面堵得很死,似乎要把焦躁、无奈、气愤的心思都宣泄在长长的车流中;对了,在我的老家,开车的人还喜欢在碰见熟人时摁喇叭表示打招呼,一问一答,有礼有节。

最近看何伟的《江城》,他特别提到了涪陵的士司机喜欢摁喇叭的细节。“他们对其它的车子嚷嚷,对路人嚷嚷。他们无论经过谁,或被谁经过,都要把喇叭大掀特掀。”为了方便触摸,他们还将喇叭进行改装,安在变速杆的头上。在一次搭车去码头的15分钟的车程中,何伟的朋友克莱默统计出的士司机一共摁喇叭566次,平均每分钟37次。也就是说,不到两秒钟就要摁一次喇叭。

这事儿搁我们显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你需要做的只是烦躁时学着忍耐,并慢慢习惯。我们很多学校、医院都会装上禁止鸣笛一类的警示牌,这种警示正好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即便是医院,也有人要“忍不住”按喇叭。但是“禁止”是一个暧昧的词汇,比如“未成年人禁止观看”,某些时候是最有力的广告词。学校、医院这种警示牌,没准儿就提醒了那些乐于享受冲破禁忌那种愉悦的人。

中国人这种对于摁喇叭的迷恋,让我想到古时达官政要出行鸣锣开道。那种排场一来昭告“天下”,老子要办事去了,二来拂去道儿上小民,显摆一下威风。今天,特权阶级以警车开道延续了鸣锣开道的传统,而时代的进步给了平民阶层在传统社会所不具备的表达潜意识里权力欲望的利器,那就是汽车喇叭。你可以严肃地告诉我汽车喇叭的发明是出于交通安全的考虑,不过在我看来,那种对摁喇叭的病态迷恋,正是鸣锣开道式的权力欲望的延展。

当然这不是什么科学论证,只是在街上被莫名其妙的喇叭声搞得很想问候那些司机直系亲属又不便开骂时的胡思乱想,我姑妄言之您姑妄听之。

20121月号《门里》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