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赛客的无码世界

不正经,也不假正经。

 
 
 

日志

 
 

“成都什么都好,就是没有河”  

2011-02-18 09:28:55|  分类: 录稿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都什么都好,就是没有河”

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秘书长田军专访

/杨旋  /杨涛

 

       说起河流,说起水,我们历来不缺乏讴歌和赞誉,我们歌唱长江黄河,流连山重水复。因为水是生命之源,是世间一切的开始。但伴随着现代化生活的层层裹挟,我们对水、对河流的概念正在模糊,正在视而不见。

       水资源一度被认为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可再生资源,这个结论被暴涨的地球人口敲击得漏洞百出。现在全球范围内80个国家水资源不足,20亿人口饮水得不到保障。

       在采访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秘书长田军女士时,她的一些观点叫人汗颜。她的措辞并不激烈,观点也谈不上犀利,正好相反,她谈论都是身边事,都是浅显的道理。只是,我们也许从来没有像她那样去思考,去追问。

 

近在咫尺的河流越来越远

       1994年底,田军从广电局被借调到当时成都市政府成立的府南河综合整治工程指挥部(一号工程)负责媒体宣传,这个工程聚集了成都市建委、规划局、国土局、房地局、园林局等部门的工作人员。此前田军在报社工作,跑的是文艺口子,从技术上讲,她对河流和水是不折不扣的外行。

因为工作需要,田军阅读了大量关于府南河的材料,那是她“第一次”大面积接触水、河流。即便如此,新岗位上的田军依然只能做一些文字工作。她要学着言说熟悉而陌生的河流和水。在一篇做给省长的汇报中,有一句话到现在田军依然印象深刻,她写道:“成都什么都好,就是没有河。”报告具体写什么现在已经没有印象了,但这句最终被领导删除的话当时在田军心底引起了极大的震荡。

       田军自幼在锦江(府南河的南河)边上长大,打水漂、洗衣服、游泳,她很多或欢乐或惊涛骇浪的成长经历都跟这条河流密不可分。因为冬天在河边追逐,锦江还险些要了她的命。但20多年后,自己竟然说出“成都没有河”这种话,这是多么的荒唐?

       现代化!现代化割裂了人们与河流的联系。这是田军现在的解释。

以前,一个院子很多户人家共享一口井,人们需要到水井担水,到河边洗大件儿的衣服(因为家里没有浴室,夏天都在河里洗澡),每天都在跟水跟河流打交道。然而自来水进入家庭后,担水成为过去;洗衣机进入家庭后,到河边洗衣服成为过去。以前夏天的傍晚,家长经常拿指甲在刚回到家的孩子手臂上划拉,现在的小孩子一定不会知道那是在干吗(检查孩子有没有下河洗澡)。

现在,我们只需要拧开水龙头,生活用水就来了;只需要打开饮水机,冷水、开水,伸手就来;只需要把脏衣服往洗衣机里一放,拍拍手就可以晾衣服了。

因为生活不必再依赖河流,人们慢慢地就把河流淡忘了。有谁认真想过,我们用的这些水从哪里来,我们用过的水又会往哪里去?

“成都什么都好,就是没有河” - 马赛客 - 馬賽客的記事薄

府南河曾经是成都人的骄傲,现在大部人可能不怎么好意思骄傲了。

府南河短暫的春天

       城市在进步,人们的生活变得便捷,变得优越。但对于贯穿成都城区的府南河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河流污染随之而来。

       现代化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分工明细,一个汽车的部件,制造商可能来自好几个地方。这对生产也许是一件好事,但对于一条河流来说绝对不是。有一个说法叫做“九龙治水”,一条河流辐射的范围很广,建设、农业、水利、灌溉、市政管理,数不清的部门跟她密切关联,但都是各取所需,各人自扫门前雪。有句玩笑话,叫“环保局不下河,水务局不上岸”。

先人们对水资源的心态很好,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当时“洪荒时代,水多人少”,相安无事;现在水少人多,河流开始出问题了,却并没有人明确地站出来对它的保护和再生表示负责。使用、治理、享受,河流在社会学上被切割成无数块,由只顾索取的人们分而食之。

       府南河穿行成都,就像人的主动脉盘活这座城市。但在上个世纪90年代,府南河开始被工业污水排放和百姓生活污水排放侵扰,在河里洗澡皮肤会过敏。于是《锦江污染严重,沿江数万百万人受害》的内参直达高层,“救救锦江”的呼声也源源不断地被投放至市政府邮箱。

大概是1995年初,府南河工程的大拆迁即将铺开,田军跟中央电视台的同行一起去拍府南河的一天,真切地看到了府南河沿线3万户10万人的棚户区市民生活。当时大部分棚户区的房子盖的都是牛毛毡,还有草房,夏天怕水,春节怕鞭炮。一到夏天涨水,有的市民就把值钱的东西放在木盆里,准备打“运动战”。

府南河治理是城市发展的需要,是政府的工作。但田军觉得,一条河流的治理,仅靠政府的一个工程是不可能完成的,因为工程总有时限。这个工程一过,“万物复苏”,世界又得恢复。如何让府南河这条主动脉重新变得健康畅通,田军提出了“百万市民大参与”的想法。她想让生活与这条河流休戚相关的市民参与治理和维护,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减少治理和维护阻力的有效办法——府南河治理先要整体拆迁沿河两岸的棚户区。

“拆迁”在当下的语境中已经是马尾巴拴豆腐——提不起了,但府南河治理时棚户区的拆迁进展还是颇为顺利。这也许跟当时人们的思维方式有一定的关系,但“百万市民大参与”的主张影响亦不可谓不大。在田军的回忆中,有的个案听起来叫人五味杂陈。府南河工程指挥部号召市民捐款,两年时间,有300余万人次参与捐款,共募集资金近4000万元。很多老百姓或通过邮局捐款或委托他人代交,却不署真名。一捐款1000元,落款名字为“忆苦思甜”的捐款单引起了田军的注意。田军和同事循着汇款地址邮局找去,发现刘大爷家里非常清贫,他是殡仪馆的工人,每天只给自己老伴儿5毛钱买菜。田军劝说刘大爷,捐款量力而行,心意到了就可以了,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们依然会收到刘大爷的捐款。

不管怎么说,这种热情让田军看到了群众的力量。1998年,时隔48年后,府南河重新举办龙舟大会,万人空巷,盛况空前。治理完成的府南河重新有了绿水,甚至可以划船。两岸25公顷的绿地和14个免费公园,则为成都市民提供了很好的休闲去处,“逛府南河”一度像今天逛春熙路一样时髦。

 

府南河短暂的春天

1996年府南河工程拆迁完成暨建设开工的誓师大会上,当时的市长说:府南河工程竣工之日,就是水清之时,令人鼓舞。几年后,一号工程达成了这一目标。

但也就是在誓师大会举行的时候,一位叫熊达成的水利界老教授异常淡定,他悲观地寓言,府南河竣工之时,就是破坏之始。不幸而言中。

府南河治理移除了沿河的点源污染,河岸有绿地有公园,但如你所知,现在的府南河水并不清澈,水位也一降再降。在九眼桥下,坝台的水位落差让河水刺鼻的味道四散扑开。一开始田军很困惑,觉得不可思议。她们花了很多时间沿着河道“上下求索”,在河边做调研。才发现点源污染之外,面源污染成为府南河无法承受之重。他们发现雨篦子的出口全年无休地忙碌着。洒水车、洗车店、餐饮店污水……这些“无孔不入”的生活污水被直接通过雨篦子排入河道。

但是“工程”不再,田军和她的团队也无力解决这个问题。府南河成了今天的府南河。

有心的人会发现,成都很多地名跟河或者水有关系,但年轻人或者外来人会非常困惑,因为那里可能会有四通八达的道路、排列密集的楼房、忙碌穿梭的人群,唯独没有水,没有河流。这种情况显然不会只有成都有。田军了然而无奈地感叹道:“一旦与人类扩张的生活相冲突,河流从来都是牺牲品。”

现代化技术在这样的时候变得面目可憎。

200910月,媒体爆成都将建首座水上高架桥,给西郊河加个盖子,上面通车,以缓解交通压力。这引起了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的强烈反对,他们召开专家会议,向市政府递交报告。因为媒体的广泛关注,市政府于1123紧急叫停了该项目。我们看到一位城建处的官员无奈地说:“等路修好了,他们才能明白这是件好事,他们不能老纠缠于一条小河,该从城市发展的全局视角去看。”

这也许就是城建处和城市河流研究会这样的组织矛盾的根源。城建处的工作是建设,破旧立新也是建设。但田军认为,我们不要今天呆在这里,几年后再回过头来看这已经是一个美丽新世界,物是人非已经教人不堪忍受,哪堪人非物也非?根据河流研究会提供的不完全资料,几十年间,成都近300处河道被填塞或覆盖。比如上个世纪70年代金河和御河被“活埋”(备战苏联侵犯,拦截河流利用河道建防空洞),府南河支流干涸,饮马河加盖等等。田军引征韩国的案例来为西郊河加盖证伪:1978年,韩国经济刚开始腾飞,将首都首尔一条叫清溪川的大河加盖,以掩盖其熏天恶臭,并在上面建起高架桥与工业、服务业中心。20多年后,韩国完成了粗放式的快速发展,开始致力生态保护,不得不耗资数千亿韩元重新起盖,唤醒河道。

 

河流从来都是牺牲品

1996年府南河工程拆迁完成暨建设开工的誓师大会上,当时的市长说:府南河工程竣工之日,就是水清之时,令人鼓舞。几年后,一号工程达成了这一目标。

但也就是在誓师大会举行的时候,一位叫熊达成的水利界老教授异常淡定,他悲观地寓言,府南河竣工之时,就是破坏之始。不幸而言中。

府南河治理移除了沿河的点源污染,河岸有绿地有公园,但如你所知,现在的府南河水并不清澈,水位也一降再降。在九眼桥下,坝台的水位落差让河水刺鼻的味道四散扑开。一开始田军很困惑,觉得不可思议。她们花了很多时间沿着河道“上下求索”,在河边做调研。才发现点源污染之外,面源污染成为府南河无法承受之重。他们发现雨篦子的出口全年无休地忙碌着。洒水车、洗车店、餐饮店污水……这些“无孔不入”的生活污水被直接通过雨篦子排入河道。

但是“工程”不再,田军和她的团队也无力解决这个问题。府南河成了今天的府南河。

有心的人会发现,成都很多地名跟河或者水有关系,但年轻人或者外来人会非常困惑,因为那里可能会有四通八达的道路、排列密集的楼房、忙碌穿梭的人群,唯独没有水,没有河流。这种情况显然不会只有成都有。田军了然而无奈地感叹道:“一旦与人类扩张的生活相冲突,河流从来都是牺牲品。”

现代化技术在这样的时候变得面目可憎。

200910月,媒体爆成都将建首座水上高架桥,给西郊河加个盖子,上面通车,以缓解交通压力。这引起了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的强烈反对,他们召开专家会议,向市政府递交报告。因为媒体的广泛关注,市政府于1123紧急叫停了该项目。我们看到一位城建处的官员无奈地说:“等路修好了,他们才能明白这是件好事,他们不能老纠缠于一条小河,该从城市发展的全局视角去看。”

这也许就是城建处和城市河流研究会这样的组织矛盾的根源。城建处的工作是建设,破旧立新也是建设。但田军认为,我们不要今天呆在这里,几年后再回过头来看这已经是一个美丽新世界,物是人非已经教人不堪忍受,哪堪人非物也非?根据河流研究会提供的不完全资料,几十年间,成都近300处河道被填塞或覆盖。比如上个世纪70年代金河和御河被“活埋”(备战苏联侵犯,拦截河流利用河道建防空洞),府南河支流干涸,饮马河加盖等等。田军引征韩国的案例来为西郊河加盖证伪:1978年,韩国经济刚开始腾飞,将首都首尔一条叫清溪川的大河加盖,以掩盖其熏天恶臭,并在上面建起高架桥与工业、服务业中心。20多年后,韩国完成了粗放式的快速发展,开始致力生态保护,不得不耗资数千亿韩元重新起盖,唤醒河道。

 

堂吉诃德似的独舞

       前面提到的府南河的污染,除了城市难以控制的生活用水污染,还有一个很大的面源污染就是来自河流上游的农村污染。百姓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对水的污染不可忽视,最典型的是农药化肥的使用。

       说到这的时候田军做了一段非常长的铺陈。刚开始政府的农技员去游说乡下人,说化肥可以让农作物果实更饱满,农药可以有效杀虫避害。于是化肥农药被广泛用于农耕生产。如此,农村的人畜粪便使用率降低,而土地对农药化肥的依赖和农民对产量的片面追求使得农药化肥的使用量越来越大,但事实上土地和农作物对农药化肥的吸收是非常有限的。

未被吸收的农药化肥哪里去了?水里。

       然而时间一久,我们发现使用化肥农药的农产品对身体不好,开始提倡绿色食品有机食品。农民清不清楚?很清楚。他们是跟土地和自然最亲的,可以感觉到。于是,农民们开始养两圈猪种两块田,自家吃的绝不用化肥农药,农药化肥生产出来的农产品则被大量卖进城市。而购买力低下的农民从城里收获了什么?劣质的工业产品和日化用品。你会发现,社会因此形成一个互恶机制。

回到河流污染,治本的做法还得从源头,从河流上游的面源污染下功夫。所以6年前,田军和她的团队开始跟成都西边郫县的安德镇安龙村合作,尝试建立有机生态示范村。农民是一个相对保守的群体,因为他们承受失败的能力相对较低。安龙村共有1000余户3000余名村民,田军要说服村民放弃已经接受的农药化肥,只用农家肥耕作,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这个有机生态示范村还有很多触动生活方式的改变。

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给安龙村被说服的100多户农民提供一套完整的环保设计,用沼气池、粪尿分集式厕所去解决黑水废水问题,用院落人工湿地处理系统去解决生活污水问题,用传统堆肥去解决菜杆废渣问题。在城市河流研究会的努力下,安龙村现有8户将他们的所有产出都变成了有机农产品。为了缓解产量和销量给村民带来的压力,河流研究会还在城市组织搭建了绿色消费者联盟。每周一、二三四五,安龙村的有机农户会把新鲜的农产品送到城市小区的消费者手里。“购买,也是对河流保护的支持”田军说。

城市河流研究会的员工甚至亲属,现在日常生活所需的农产品都来自安龙村,他们甚至在办公室建起了厨房,工作餐食用的也变成了有机农产品。几年的尝试下来,城市河流研究会和有机农户的体验都还不错,这一项目甚至引起了中央政府和美国国务院的关注。田军说,这不是一个单纯的项目尝试,环保之外,她希望村民的生活体面、有尊严、快乐、健康。

安龙村有机生态示范村很有些孤军奋战的感觉。城市河流研究会堂吉诃德似的独舞前景在哪儿?且不问结果。

 

PS常态公益组稿

枪毙稿

开篇:让公益成为常态

傅寒身边事平常心

臧璐:公益是个技术活儿

肖力:公益就是要让社会更和谐

“无名”的李洁

“大朋友”寇延丁

“酥油女人”江觉迟

Emelyn:让年轻的心脏保持跳动

编后絮语:物以稀为怪

  评论这张
 
阅读(14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