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赛客的无码世界

不正经,也不假正经。

 
 
 

日志

 
 

软文与软饭  

2012-02-09 22:14:41|  分类: 闲扯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软文与软饭

马赛客

 

       我没有去查过“软文”的定义,但是最近我写了平生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软文,大概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正是受这次经历的影响,我现在只要看到“软”字,内心就充满了难以言说的忧伤。那是一种无力的凄楚,跟看到《活着》里面福贵说“我全身都是越来越硬,只有一个地方越来越软”时的感觉接近。

       之前我对软文有一定的了解,那是我去一家广告公司监工,闲暇时看到他们的内部春晚节目,里面就提到了妙笔生花的文案们如何在汉语的含混与模糊中大耍文字游戏。为了做牛逼的地产文案,他们运用汉语,在一切糟糕的现实和美好的幻象间流转。如果项目附近会有银行,那就是未来的金融中心;如果有大的商场规划,那就是未来的CBD;如果什么也没有,那就将定义片区的未来。然而未来在哪里?今天尚未有结论,如何奢谈未来?

       节目在一种自我解嘲的氛围中进行,然而字里行间、戏里戏外,莫不洋溢着乙方标致的委屈。从文字层面看,他们在做一件缺德的事情,因为它们的工作无异于欺骗。

然而对于执行的那些文案来说,那就是一份工作,就像有人出力有人出技术,大家努力挣钱。对于公司来说,那就是一桩生意,就像有人提供商品有人提供服务,交换的东西不一样而已。

       当我们用文字去描述什么时,总是力图做到准确地表达描述对象,可能是一件实事、一种观点,也可能只是一种感觉。但写软文的时候不一样,写软文时你需要准确传达甲方的意图,而这与他提供给你的信息总会有一些差距。比如我们在别墅软文里面经常可以看到“定义”、“定制”、“新高度”一类的字眼。事实上这些东西都只是营销的取向,与事实并无太多关涉。以“定制”为例,中国特有的土地政策已经决定这块土地上断然不会出现任何“定制”别墅——一点可能性也不会有。然而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各种“白纸黑字”地打上“定制”标签的推广了,最近甚至还出现了“超越定制”一类的描述。

对于一个第一次把文字变成交易的人来说,这会有些困难——至少总免不了扭捏一阵。但是如果你要纠结于与事实扞格不入的文字,那你可能就入错行了。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我又想到了福贵那句凄楚的话。

现实的复杂之处在于,有时候她会不可避免地苛刻你,不给你太多自由选择。比如它只给你两个选择,写软文,或者吃软饭。事实上即便是这样两个选择,有时候都还需要一点运气——软文可能经常会有,软饭则可遇不可求。在我所了解的人里面,司马相如在这个选择题上一直好福气。他在写软文没出名时把家里很有钱的卓文君追到手,在随后因为软文写得好得到了汉武帝赏识,随后得到了一个文人所能得到的一切宠爱。

其实即便把这个选择摆在你面前,主动选择软饭的人恐怕也不多见。那么就只有委屈了,即便是人格分裂。其实仔细想来,软文是赤裸了点,但是马屁也不差。在权贵面前低三下四、搜肠刮肚的马屁,从某种程度上说与软文可谓殊途同归。只是他们交易的方式不太一样。软文成文,换取的是明码标价的报酬,马屁精们则用不成文的软文,换来职务的升迁和行事的便利。

       写完子一篇软文后我曾经写了一句话自嘲:你的价值观怎么能像一个软文作者一样紊乱!但想到水平参差不齐的马屁精们那种千人一面的猥琐面孔,竟然觉得有些宽慰。这大概就叫五十步笑百步罢。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