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赛客的无码世界

不正经,也不假正经。

 
 
 

日志

 
 

生僻字崇拜(有增补)  

2012-02-17 09:23:31|  分类: 录稿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僻字崇拜

马赛客

 

       因为工作关系,我会接触到很多地产项目——的名字。某一日,我突然有两个似是而非的汉字跳进我的眼睛:篁築。第一个字我在阅读魏晋文人时看到过,认识。第二个字,我凭着“四川人精又精,认字认半边”(这两句话押了四川话的韵)的天资,也猜对了,zhù。但我还是一丝不苟地查了字典,其实“築”,也就是“建筑”的“筑”,一切释义皆见“筑”。

这让我想起上学时,我们总是可以从点名册上学到很多这辈子很难从姓名之外看到的汉字,比如翀、筱、錾、堃……当时觉得能起这样的名字,真的是家学渊源,叫人敬佩,甚至因为自己的名字太简单,有一种自卑的感觉。

文字是一个神圣的东西,传说仓颉“观奎星圜曲之式,察鸟兽蹄爪之迹”,创造了汉字,结果“天为雨粟,鬼为夜哭,龙为潜藏”。所以自古识字都是一件牛逼的事情。在我刚识字不久的时候,寨子里的大小伙儿们喜欢跟我玩儿“考考你”的游戏。他们考我算术,考我语文,一边激励后进,一边戏谑逗乐。某次一个大哥在跟我一起烤火时,用烧火的小树枝把火坑里的灰擀平,在上面写了一个“门”字,考我。正好“门”字我刚学过,没花一成功力我就答对了。随后他在“门”字的框里加了一个短横,我就懵了。

不知道是否跟这次经历有关系,我后来竟然对“识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高中毕业时,那本砖头一样厚的《现代汉语小词典》,已经被我完完整整地阅读过两次——查字典时我甚至都不用数笔画,一边翻一边就数完了。我整理各种造型独特的字,比如“品”字形结构的一大堆,包括现在都不用了的三头牛(奔)、三架车(轰)、三只手(扒),又比如读音奇特的字包括覅(fiào)、嘦(jiào)、嫑(biáo)。那时候字典里还有“千”字和“瓦”的结合版,就是“瓦”字的横折弯钩里面一个“千”字,读音却是“qiānwǎ”,意思也是“千瓦”。跟(千瓦)近似的有“甦”,sū,同“苏”。此外还有“尜”这样神奇的汉字(音gá,一种孩童玩具,中间大两头小)。

慢慢地我筛选出几组从“门”到“闩”的组合,如果倒回去“考考你”,基本上无往而不胜。比如“毫”→“亳”(bó);“衮”→“兖”(yǎn);“茶”→“苶”(nié),三组难度递进,最后一组基本上属于必杀。然而多识得这几个字又如何?如果说亳州、兖州、盱眙这样的地名兴许还得循旧例了解一下,“苶”这种汉字现在已经没人用了。如果你写文章说“我最近加班熬夜,饮食不规律,很苶”,岂不是没事找抽?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识得几个生僻字的虚荣开始反向羞辱我,此前自以为是的“博学”,何尝不是一种足以致命的“浅薄”?

其实回到前面提到的用作名字的几个字,除了“錾”(zàn,凿金石所用的工具或者金石上的雕刻,四川方言还用这个字)还在用之外,“翀”(chōng)同“冲”字,“筱”(xiǎo)用作名字时同“小”,“堃”(kūn)则同“坤”——都不过是“过眼云烟”。

在学习中文时如果把心思和工夫花在这上面,最终搭起的不过是个花架子。文字游戏,雕虫小技而已,偶戏堪为自娱,沉迷则近于自欺(当然起名诸例,也许只是为了弄个牛逼的名字多翻了几次字典而已)。反倒是有些基本功我们可以勤劳笨拙一点,这样,也许我们可以少在正规出版物上看到一些把“首当其冲”当成最先受益(实为最先遭殃)、把“空穴来风”当做无中生有(实指有一定依据)之类的案例了。

又想起,前几日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叫做孔二狗的作家发了一条140字的微博,里面有一句话说:“吾答曰:大丈夫岂能贪恋床第之欢?为国为民犬马奔波,胯下三寸不良之物又有何用!割!”原本言志的微博,看下来却只剩笑话:从来只说“床笫(zǐ)之欢”,哪里来的“床第之欢”?再者,“脐下三寸”可知,“胯下三寸”却不知所云。难不成大腿内侧长了肿瘤?

刊于20122月号《国学知周》


PS:为了挣书币,在掌上书院发了这个稿子,收到很多很受教益的评论,整理了贴过来,跟大家分享。

需要稍作补充的是,其实我对生僻字本身没有什么什么看不惯的,要不然我不可能那么留意它,反倒我觉得有时候好玩,但用作传播就不好玩了。另一个,我出生在80后,大陆,从来没有接触过繁体字教育,所以整个语境中,忽略了所谓生僻字里面原本为繁体字正体字这一茬。文字流变是产生生僻字很重要的原因,但那规模只相当于手工作坊,而文字改革对于生僻字的产生,应该相当于工业时代的规模生产了。这事儿不是一个千字文能解决的问题,我也没这个能耐。

 

yatreader

楼主说的很多地方很对,也很欣赏楼主用心写帖。不过,有些地方不太同意。

楼主说「其实“筑”,也就是“建築”的“筑”,一切释义皆见“筑”」,其实“築”是正体字,在用简体字之前,“築”是常用字,“筑”反而是生僻字,除了解建筑外,也可指用竹尺击弦的乐器。可见此一时,彼一时。生僻字的定义有点难搞。

楼主又说「在学习中文时如果把心思和工夫花在这上面,最终搭起的不过是个花架子。文字游戏,雕虫小技而已,偶戏堪为自娱,沉迷则近于自欺。」我不敢完全同意,因为文字学古称小学,“雕虫小技”是比喻微不足道的技能,其中多指文字技巧。不过,「盖小学者,国故之本,王教之端,上以推校先典,下以宜民便俗,岂专引笔画篆、缴绕文字而已。苟失其原,巧伪斯甚。」《国故论衡?小学概说》。有人统计,日常使用的字不外三千多,已完全足够沟通。不过国人在文字多用功夫,也不见得只是花架子。除非大家都觉得看古书古诗词都是多此一举。

最後,楼主所举的「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叫做孔二狗的作家」,他的问题不『心思和工夫花在这上面』。相反,正正就是他花太少时间在雕虫小技上,学养不足,贻笑大方。

 

当年提倡用简体字甚至拼音、字母代替汉字,也是基於现实需要。有点「箭喻」的味道。国家那麽弱,列强都在虎视眈眈,还说大学小学甚麽的来着,尽快开民智才是上策。

问题是现在天朝是强国,有的是资源,不是可拨乱反正吗? 不过这又牵涉到谁是正统,谁是老大的政治问题,也不一时三刻可解决。但官方不做,人民就一定要跟着不做吗国人到香港、台湾、或其他华人聚居的地方,不也是会接触正体字(我一直用正体字,不用繁体字,是有原因的)接触一定时间後,不是也能适应吗多些人如此,可能日後改过来的机会不就大些吗? 正如现在很多香港人台湾人也慢慢惯用简体字了。 这是我不太赞成楼主贬低所谓「生僻字」的一个原因。

 

sunflyer

 

苶!!这个字在长沙方言里就是累的意思,原来如此!怪字因普通话而无人识,在方言里却有大量保留!

 

IvySun

中國文字的形成一般是被歸納成六種方式。可惜的是,咱們這種單音節的文字,其組成的原理限制了「字」的發展。不像拉丁語系的文字,隨便湊合一下就有了新的字了。人家可以創個「Linsanity」,咱們只能組成個「林來瘋」。不太會有人想去創個新字,就算創了,咋唸啊。

重點來啦….咱們的字多半是一字多義的。先民創了字,而倉頡可能也沒多少的時間,整理一些當時夠用的字也就交差了事了。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生活經驗的增長,原先的字大大的不夠用,又不好創一些誰也唸不出來的字,只好套用既有的字,再加上新的意思。這一來…中文字就不好學了。要認得字己經很不容易了,想了解字的意義更是難上加難。那時代的文章啊….古人好像話不多的樣子,而且用字能省則省,這可苦了後代的子孫了。瞅著古代的文章,文言文啊…一字多義啊…..難懂。

 

yatreader

中國文字比較難上手,每個字的筆畫不同,要一個一個獨立的學,花時間,考記憶。但學得一、二千字,要看懂文學作品或古文很勉強,但一般讀報沒太大問題。所以我老爸只讀了年半小學,但看報紙看得津津有味。原因正是閣下所說的「只好套用既有的字,再加上新的意思」。一個「悲」字可造出悲哀、悲傷、悲痛、悲劇、悲摧、悲慟、悲觀、悲從中來等一大堆。仔細分折每個詞組的意義很不同,但對我爸等只求一般理解的人已足夠。所以中國文字是難學難精,但跨過了最初的難關,前面是一段相對平坦的路。

至於你說: 「不像拉丁語系的文字,隨便湊合一下就有了新的字了。」這是它的優點,但也造成學習的難處。因為新字不断出現,要全都記牢就是大問題了。英文有一本字典叫Collins COBUILD。它的賣點是每幾年就收很多新字出新版,所以越來越厚。我新近買的一本比我老師十多年前用的那本厚了一倍。造成的問題是要掌握好英文,(如我曾轉貼的一篇文章所說)就要懂二、三萬字。

結論是,和稀泥的說,各有各難。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