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赛客的无码世界

不正经,也不假正经。

 
 
 

日志

 
 

曾岷:兴趣引领我前进  

2013-06-17 14:56:41|  分类: 录稿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岷:兴趣引领我前进

_马赛客


喜新厌旧的拓荒情结

         从我个人的角度,我非常反感用“一路走来”这个词组描述人物故事,但是在听曾岷简单讲完他的从业经历,我有点妥协了。因为他20来年的时间,垮了若干行业,而且行业本身的跨度之大,超出了一般“跳槽”甚至“折腾”的概念。似乎只能用“一路走来”和“心路历程”这种经典表达来接话了。

         曾岷最早的工作在金融系统,他开过酒吧,做过餐饮,开过服装店,做过杂志编辑,现在的工作是针对艺术类学生出国留学的教育培训,而他心里一直有一个想法蠢蠢欲动——他想开个活跃于社区的包子铺。

         进入金融系统,用曾岷的话说属于“无意识的选择”。因为他大学专业是经济管理,所以毕业后进入金融系统工作,没什么理由,也没什么不适。似乎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事儿就那么回事儿。

         然而即便有着不错的收入,甚至还有诱人的发展前景,曾岷还是有些耐不住寂寞。“不是我想要的状态”,听曾岷回过头来的描述,有些轻巧。不过经历过这种纠结的人基本上都可以想象,那不是有趣的心理经历。金融行业的热络,即便到现在都还是诱人的。2000年离开金融系统的时候,曾岷在这个行业已经泡了8年时间。

         之后曾岷和朋友做了“玩具吧”主题酒吧,他们在酒吧引入益智玩具,在当时狠狠地“炫耀”了一下作为经营者的想象力和创意。从那时起,曾岷就知道,自己“想要的状态”,大概是和“创意”、“想象力”有更紧密的联系。

         之后他又因为个人兴趣尝试了餐饮行业,不过从市场的角度看,他的选择和操作都不成熟。那段经历使他较为深刻地意识到,做事时过多地强调兴趣,而缺乏专业方面必要的准备,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只有失败等在后面。之后做服装的经历,巩固了他这一判断。

         2005年,经过几年折腾的曾岷开始反思自己的职业选择。进入金融行业是自己几乎没有自我意识,做餐饮和之后做服装,虽是主观选择但失之莽撞。

         赶巧,曾岷有机会进入一本旅游人文类杂志。他一直没说,文字才是他感兴趣的。这种兴趣始于人人都曾有过的那种文学梦,和他一直以来良好的阅读积累。他说,在那时候做杂志,有三条理由支持他:其一是工作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其二是可以发掘自己创意方面的潜力;其三,符合他喜新厌旧的性格。最后一条很万能,对于曾岷来说,辞掉一份工作或接受一份工作,那都是很好的理由。

         曾岷说自己有一种拓荒情结,当然这主要是针对自己。他并不想的某一个行业做到极致,他想得更多的,是寻找自己的兴趣点(这是会转移的),在自己新鲜的兴趣领域开疆拓土,然后在下一个兴趣点浮现的时候,洒脱地离去。

         当然,他并不是甩手就走,职业的归职业,兴趣的归兴趣,这个分寸,他能拿捏得妥妥帖帖的。

 

过充满趣味的生活

         在杂志社工作的经历,把曾岷从一个半路出家的文字工作者,变成了一个写作上的多面手。更重要的是,这份工作让他对艺术有了更直观更深刻的理解。他们曾主持一个艺术节在成都的落地,告诉大家“艺术是我们的”,后来还与文轩美术馆合作,做了一段更纯粹的艺术相关工作。“艺术本来就该是大众的,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有艺术的一面,只是我们的艺术,被太高了,所以曲高和寡。”这是曾岷的判断。

         川大一位教授曾经给曾岷讲过一段亲身经历,这位教授在美国特纳西大学任教,主持了国内一所大学和特纳西大学学生的联展。“结果那次展览把我的脸丢尽了。”教授对曾岷说。国内大学生交出的作品,是清一色的素描作品,基本上就是一个素描展,跟国外大学生的作品相比,两校学生在想象力和艺术眼界上,有云泥之别。

         曾岷开始琢磨,我们的学校教育在教学生美术的时候都交了些什么?学这些东西,出来能做什么?

         “我们的艺考生,很大一部分,其出发点并不是学习艺术(中学主要是音乐、美术),而是因为文化课成绩不够,改学艺术,升大学的压力会小一些。遗憾的是,我们的艺考,以美术为例,也是高考模式,三件套:速写、素描、特写。大量的教育培训自然也是投其所好,都教这几门。学校教育几乎忽略了对学生艺术思维的培训、眼界的拓展。”因为这事实上也正是曾岷目前正做的工作范畴,所以他聊起来脸上写满了情绪。他现在做国际教育文化联盟的工作,正是针对这些“艺考生”,从高一开始,培养他们对艺术的兴趣,拓展他们的眼界,开阔他们的思维,而不是一味的技术教育。

         其实艺考生教育的问题,正是整个中国教育的一个缩影,重考核,轻能力轻素质。与这种教育方式映衬的,是我们对于个人成功标准的判别。“我们的价值观比较单一,看一个人是否成功,就盯着他的财富。”曾岷说,“如果是评价一个企业家,他掌管的企业规模、市值也许是一个不错的参考标准,但是作为个人,也许我们更应该看看他在不同领域的表现,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

         曾岷接触过一些活跃在中国的外教,“其实他们来中国任教,还真不是为了钱。他们在中国工作与在国外工作的收入差很多,但是他们看中在中国生活的经历,而且教师工作的寒暑假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在中国游玩,更深入地了解中国文化”。如此,若是以我们对工作和所谓成功的定义,这样的老外,他们的选择就很有些不可思议了。

         “这是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多元化的问题。”曾岷顺便解释他多次跨行说,“那都是在寻找兴趣点,然后跟着兴趣走。”他希望自己过一种充满趣味甚至充满创造性的工作。其实曾岷希望在实现自己的财务自由后,重拾文字。他说:“阅读和写作,本身会给人快感。”他享受用文字表达自我的方式,也享受自己的文字被人接受的感觉。不过,有过五年杂志从业经历的曾岷深知,靠写作养家糊口,和用写作修身养性,两码事儿。


曾岷

国际教育文化联盟(IECA)中国西南区总经理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