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赛客的无码世界

不正经,也不假正经。

 
 
 

日志

 
 

田野的故事  

2013-07-03 08:48:05|  分类: 录稿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野:要做血有肉的灵魂表达

_马赛客


田野是中国85美术运动中非常活跃的艺术家,他在1980年代末去到美国,十年后返回成都。他开过酒吧,实践自己对于观念艺术的想法。如今,田野一边做着比较自我的艺术创作,一边做一些商业设计。他说自己更关心自己的设计执行下来,还剩多少自己的创意,而不是业务上的数字。


到美国去

         1980年代,不少在国内造成时势的风云人物如刘索拉、陈丹青等,都去到了美国。当然随着那一拨潮流同去的还有大量知名或不那么知名的作家、艺术家。大多数初到美国的人都遭遇了不期而至的失落和迷茫。因为不管在国内有过什么样的轰动往事,到了美国,没那么多人关注你。田野在1980年代末去到美国。因为太太上班,他在“安静得可怕的舒适”中惶恐不安,一封又一封的书信不断投往成都,那里有他最要好的朋友,和最熟悉的艺术气息。。

         到洛杉矶之前,田野在成都已经因为先锋艺术成为话题人物。田野是中国85美术运动中非常活跃的艺术家,他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热风》“海南岛系列作品个人画展”(展览一推出立即引起关注,30多幅作品几近售罄),和朋友们在成都策划了“红黄蓝”画展(联展),随后。在成都,田野有一个叫做“幻觉党”的非正式组织,每天都有十多二十人到他家里,大家一起交流艺术、诗歌、话剧、音乐等话题,这些人中有画家、摄影家,还有刚来到成都的外教(他们虽然教的是英语,但其实多学有专攻)。

田野初到美国的身份是加州大学访问学者。他和当时的太太租住在洛杉矶附近,那里风景秀美,环境宜人。“用现在成都的行情衡量,可能都得是千万级别的别墅。”田野开玩笑说。不过田野内心的波澜,正是因为这突然而来的安逸生活。“我为什么来美国,我要做什么?”这样的问题让田野有些茫然失措。他决定跑到洛杉矶的中国城去打工,不过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主要是想见见中国人”。

田野先做侍应生,再卖汽车零件,后来找到了跟专业“挂钩”的工作,这个中央民族学院(现在的中央民族大学)油画系科班出身的艺术家在一家艺术公司做丝网绘画,画一些大家如梵高、莫奈等人的作品,每天12小时流水线工作。

         给“挂钩”打上引号,是因为在田野看来,那份工作只是给他提供了比较高的报酬,谈不上什么艺术。“因为长时间工作,而且线条太细,每天眼睛都非常疲劳。”但稳定的收入很快让田野买上了跑车,“谈不上多富有,过比较享受的生活没问题”。然而田野还是止不住焦虑,他说那时自己才28岁,不想就那么安逸地过下去,需要闯荡——他惦记着自己向往已久的艺术圣地:纽约。

 

纽约记忆

就这样,田野给朋友何多苓打电话,要去纽约。“纽约是现代艺术的舞台,大师辈出。当时有近20万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纽约生活,有欧洲的,有越南的,还有北朝鲜的。”田野说。如果把纽约比做艺术的战场,在洛杉矶被安逸的生活所累的田野,会觉得自己就像个远离战场的逃兵。几经彷徨,田野一头扎进了纽约。

         然而对庞大的艺术家群体来说,成功进入纽约主流画廊并非易事。“更多的艺术家主要工作首先是为稻粱谋,有的生活窘迫到两个星期不能换一次衬衣。中国内地的画家几乎都在中央公园到处是给人画肖像画,20美金一张。到了晚上,他们还会去42街红灯区赶夜场。晚上12点、凌晨1点,百老汇演出散场,观众们乘着看戏的余兴,在路边的椅子上小坐一会儿,肖像画就完成了。”田野说,这些内地画家像老鼠和偷油婆一样在纽约穿梭,连圣诞节都不休息。“这就是很多艺术家初到美国的生存状态。在家安心创作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凭借一技之长先养活自己才是正事。有时候,这些艺术家会被警察一网打尽,因为他们的工作直接影响了42街的交通。不过第二天就没什么事儿了。”时间荏苒,往事飘零,但田野对这些画面仍然如数家珍。

         比较特殊的是,这些人纯粹,他们除了谋生就是艺术。这可能也是纽约能产生那么多伟大艺术家的因素之一,也是纽约深深吸引田野的原因。

在法拉盛何多苓的住处小住两月后,田野自己出来租房住。他每天上午自己在家画画,下午去给人画肖像画,有时候晚上会跟合租的两位艺术家彻夜探讨纽约的艺术、生活和自己想要做的事。周末的大部分时间则被田野用来逛艺术展览,参观博物馆。他时不时在地铁上碰到陈丹青,两人闲聊一阵,分头散去。再往后,田野在布鲁克林租下一个工作室,花了一年多时间准备他的装置艺术《延误与危机》。他得到5万美金的赞助,用12万根针灸针、一滴艾滋病患者的血,用哲学思维完成了《延误与危机》(观念艺术作品)的创作。田野说,即便物质生活发达如美国,人们仍有永远无法忘记也无法言说的疼痛与孤独的。这是他想要表达的思考。这件作品在1995年入选了纽约前卫国际双年展。随后,纽约的一些艺术机构如布鲁克林博物馆等开始邀请田野延续他的针灸针作品创作。

 

甲方定律

       1997年,田野归国。当初从成都到美国,田野觉得陌生,现在从美国回到成都,国内的巨变也让田野难以找到熟悉的感觉。他想开个酒吧,把他对于观念艺术的理解,在自己的酒吧做一些尝试,也给圈内的朋友提供一个展现自己作品的场所,“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通过接触形形色色的人,重新了解一下自己生长的这块土地”。后来因为道路施工,田野的酒吧营业大受冲击,两年之后放弃。

就这样,田野一边做着比较自我的艺术创作,一边做一些商业设计。慢慢地,他的作品开始在北京“热带雨林”餐厅、假日酒店(成都)、欧洲房子、岷山饭店等地方出现,他还担纲了兰州安宁区步行街的总体设计。

         从纯粹的艺术创作到商业设计,田野有过很多愉快的经历,也有过一些印象深刻的失败案例。曾经有老板想做一个私人会所,“要外面看起来像庙宇,里面可以再现红楼梦生活场景,可以有侠客舞剑,服务员要着古装,但是设施要现代化,还得是五星级标准……”田野听完老板的想法,觉得实在不可思议,放弃了合作。

         当然,更为习见的痛苦是方案出来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被削减,“直到你的设计被祸害成一个平庸的作品”。“很多时候,甲方并没有那么大的魄力来做艺术上的设计,他们首先考虑的是你的设计能不能为他们创造经济利益,而不是设计本身是否有价值。很难得双方在设计上达成了高度共识,却因为预算不足放弃了设计方案,更是常有的事。花最少的钱办最好的事,这基本上是甲方定律。”田野说。他亲眼见到很多设计,其实都是借鉴(不客气点说就是抄袭了)欧洲、美国、日本等国家的案例,所以出来的产品创意不足,雷同、程式化。“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刚刚迈出校门的毕业生就可以承接高端别墅、五星级酒店的设计,这是很冒险的,因为他们的生活阅历还远远不够,只能盲人摸象。”当然,一些甲方也存在偷梁换柱的做法,比对方案,截取部分创意,换一个公司来执行,把大头的设计费给省了。所以综合下来,几乎是一个各打五十大板的局面,一方只想着挣钱,一方只想着省钱,自然难出好作品。所以田野大部分时间只是给一些熟悉的朋友做设计,他更关心自己的设计执行下来,还剩多少自己的创意,而不是业务上的数字。

         “好的商业设计需要有甲方和设计者很好的沟通。设计者需要在朴实的生活中寻找原创灵感,做出有血有肉的灵魂表达。”田野说,“当然,这是理想状态,可遇而不可求。”

 

 

----------------------Q&A的分割线------------------------

生活是玩出来的

Q:不搞创作也没有应酬的时候,喜欢怎么安排自己的时间?

A:看书、电影、音乐、围棋,或者只是发呆,试着流放自己的心灵,并学会独处,享受孤独。

Q:比较理想的创作心境是怎样的?

A:放松、快乐。生活是玩儿出来的,人也只有在快乐中才能做出最好的东西来。不论是搞艺术创作还是生活本身,我想人都不应该折磨自己。

Q:就您所留意的室内设计,不管是酒店还是会所,您有没有发现一些问题?

A:传统缺失。我们很多设计都忙着学习外来艺术,忽略了传统。反倒是韩国、日本等国家,在设计中把中国的传统文化运用得很好。当然,能否做出好的设计,设计师内心的修为也很重要。

 

 

/人物名片/

田野

成都沸德FIELD艺术机构创始人

旅美前卫艺术家

美国纽约中国艺术家联盟理事会成员

成都市雕塑协会壁画分会会长

四川音乐学院戏剧系特聘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